牟定| 青神| 江达| 金佛山| 济阳| 茌平| 江永| 白沙| 察哈尔右翼前旗| 礼县| 海沧| 肃南| 嘉禾| 阳原| 德江| 木垒| 南通| 千阳| 莲花| 华安| 浮梁| 西山| 湘潭县| 南票| 廊坊| 平顺| 营山| 古蔺| 乐至| 花垣| 海阳| 保靖| 寻甸| 花溪| 微山| 得荣| 丰镇| 乐山| 沂南| 永宁| 婺源| 天水| 五家渠| 利川| 化州| 阜康| 松江| 建昌| 新兴| 澄海| 海晏| 肇庆| 甘德| 赣州| 岳西| 顺义| 多伦| 清原| 友谊| 呼伦贝尔| 东阿| 东至| 东营| 赣榆| 安新| 义县| 永昌| 庆元| 江夏| 盐池| 南岔| 云霄| 抚远| 基隆| 峨边| 德清| 襄城| 普兰| 汤原| 东川| 天镇| 镇雄| 共和| 都匀| 光泽| 常宁| 德钦| 黔江| 福贡| 英吉沙| 大埔| 寿光| 乌兰浩特| 乐平| 深泽| 泉港| 夏县| 明水| 古丈| 安顺| 台州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环县| 青海| 无锡| 常熟| 云龙| 阳春| 天山天池| 文水| 哈密| 房县| 茂名| 双峰| 久治| 上饶县| 宁河| 屯留| 平武| 商南| 蓟县| 建瓯| 宾川| 麟游| 泰安| 高平| 金华| 户县| 鹤岗| 穆棱| 江山| 郴州| 方正| 夏邑| 龙江| 孝义| 金湖| 山丹| 慈溪| 金湾| 曲沃| 万荣| 北海| 淄博| 崇左| 霞浦| 涪陵| 华县| 瑞丽| 温江| 若羌| 平和| 霍州| 贵德| 远安| 蓟县| 兴城| 藁城| 龙海| 万山| 吴川| 阳江| 宜昌| 通辽| 邕宁| 盐亭| 小金| 黔江| 鄱阳| 盐城| 济阳| 衢江| 柘城| 宾阳| 珠穆朗玛峰| 德保| 旌德| 高台| 寻甸| 连南| 永福| 鄂托克旗| 松原| 伊金霍洛旗| 永泰| 无为| 天津| 临潭| 抚松| 杂多| 高唐| 屯留| 阜城| 麻城| 东宁| 怀远| 任丘| 留坝| 勐海| 繁峙| 崇左| 瓦房店| 石景山| 项城| 东营| 景东| 通山| 德江| 红古| 丹寨| 伊宁县| 宜宾县| 原阳| 零陵| 修文| 扶绥| 岚山| 睢宁| 舒城| 让胡路| 兴隆| 苏尼特左旗| 巨鹿| 贡觉| 萨迦| 壶关| 三亚| 兴县| 庄河| 金寨| 宁乡| 濉溪| 商南| 陵川| 广灵| 绥滨| 峨山| 潜山| 柘城| 连江| 祁阳| 宁海| 南川| 色达| 宁夏| 金沙| 伽师| 四川| 华山| 南郑| 突泉| 珠海| 大英| 昌吉| 新晃| 麻江| 华县| 长安| 民和| 荥经| 安县| 西昌| 始兴| 蒲城|
热点>正文

听课时诞生念头,浙大女博士用100幅画画完《百年孤独》

2018-02-25 14:02 | 浙江新闻客户端 | 手机看国搜 | 打印 | 收藏 |评论 | 扫描到手机
缩小 放大

核心提示:一个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专业的女博士,用100余幅画,画出了马尔克斯笔下的文学巨著《百年孤独》。这个女博士叫杨舒蕙,她的画将在这场名为"栽倒"的展览上和大众见面。

《逻辑与想像》

这个周末,如果你在杭州,一定不能错过一场展览。

一个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专业的女博士,用100余幅画,画出了马尔克斯笔下的文学巨著《百年孤独》。这个女博士叫杨舒蕙,她的画将在这场名为"栽倒"的展览上和大众见面。

"《百年孤独》对有的人而言,是难以记住的角色名字;对有的人而言,是一盘难以下咽的‘墨西哥菜’;对我,则是一些特别有意思的意象。"展览开幕前,这个从来没有系统学过美术、却深深热爱画画和文学的姑娘,接受了记者的专访。

《在沉淀的冰冷压抑之物中,他睁开了眼睛》

受高木直子启发 最初画了很多生活类漫画

杨舒蕙的《百年孤独》系列线条细腻,内容抽象,提到它们的诞生,则要追溯回她的研究生时期。

2011年暑假,正在上研究生二年级的杨舒蕙到表哥家玩,接触到日本漫画家高木直子的《一个人》系列,简单笔触画出了生动的生活,她被触动了,"这种漫画我也能画。"

"刚好那段时间有点迷茫,想着先找点事情做起来。"于是,一整个暑假,杨舒蕙都在用"超可爱"的画风记录生活。参加了一场婚礼,家里吃了顿火锅,去植物园游荡的下午……都成了她笔下的内容。

开学后,她把自己的"武功"带入了课堂。彼时,她的专业是设计艺术学,专业课作业需要同学们用电脑作图、排版,她偏偏不走寻常路,常常用亲手绘制的方式做作业。导师发现了她的"天赋",鼓励她继续画。

渐渐的,她的画作多了起来,从最初的简笔变成了后来的多彩,从简单的单幅变成了丰富的多格。当然,创作的道路上,也并非没有风雨。

有一年,她向一本漫画杂志投了稿,收到的邮件回复只有两个字,"呵呵"。这两个字让杨舒蕙印象深刻,却并没有影响她对绘画的热爱。她说:"可能我神经比较大条吧,并没有特别在意,也没有受影响,还是继续画。"

可是有一件事,却让她耿耿于怀,"渐渐的,我画这种漫画特别熟练了,但是却有人说我的画变得‘油’了,成了套路,没什么进步。"

《我的名字叫虹》

在拉美文学课上诞生念头 用100幅画画完《百年孤独》

2012年9月,研究生毕业的杨舒蕙顺利考入浙江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,成为新闻传播学的女博士。

女博士杨舒蕙并未停止绘画。2013年,她在北京偶然看了一本德国表现主义的画册,这种风格更强调用线条、形体和色彩来表现情绪与感觉。杨舒蕙说:"每一眼都觉得‘这种画和我想表现的东西很契合’,这种感觉就像突然间爱上了一个才华横溢的人,全省的荷尔蒙都在沸腾。"

她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归宿。

杨舒蕙从小就爱看书。同一年,她选修了拉美文学课,每周精读拉美小说。"读到《百年孤独》的时候,我觉得非常有意思。马尔克斯的写法太适合作画了。"杨舒蕙说,"书中描写能把东西送上天的钟摆、吃土的女人、长出了尾巴的人类……每一幕都变成了纷繁的视觉印象,浮现在我脑中。"

文学和绘画在杨舒蕙的心中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她开始提笔作画了。2013年,她打算用100幅图来表现文学巨著《百年孤独》。但和普通的"插画"不同,她的《百年孤独》系列,不打草稿,不跟剧情,绘画的过程很自由,有时拿起身边的纸,用钢笔落笔就画。"《百年孤独》激发了我的灵感,可以说,书里的很多内容都能和我的画产生联系,但每幅画又能成为单独的作品。"

《不被看见的看见》局部,原作长达10米,这是画到3米时样子。

家人布展齐上阵 展出画作最大1米宽10米长

今年杨舒蕙将博士毕业。如果不说,很难想象,眼前不施粉黛、戴副黑框镜、有着学生气质的杭州姑娘已经结婚了,同时她也是一个4个月大婴儿的妈妈。

杨舒蕙说:"不管我是什么身份,我对绘画的热爱不会改变。"

3月23日,离展览开场还有两天。杨舒蕙开始布置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美术馆布置展览现场。为了提高布展效率,傍晚,杨舒蕙的丈夫和公公都到现场帮忙。

这场展览中,一同有作品展出的还有她的同学朱笑宇。"她的画有一种古典隽秀的感觉,我很喜欢,但我画不了。"杨舒蕙露出怯怯的笑容。提到两天后的展览,她说自己有些紧张,这段展览,就像一场对博士生涯的告别。

但是在家人的支持下,一切都进展地很顺利。

此次展出,她将过去三年来的100余幅《百年孤独》作品倾数搬出,这些画作大部分为A4纸大小。其中,有两幅很特别的作品。

一副为1米宽10米长的长卷,叫做《不被看见的看见》。"黑暗的马戏团、决定论与自由意志、永恒的悖论、操纵与被操纵、看不见的在场——这就是我受《百年孤独》启发,然后经过个人的视觉经验和生活经验过滤以后,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。"杨舒蕙说。

另一幅在一个长达一米的暗箱装置中。"你必须凑上去往孔洞里瞄才能看到作品的真面目。整场与作品的互动像极了睁眼看世界的过程, 想一想,假如开凿一个小洞,你的眼睛能看见里面的《百年孤独》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。"杨舒蕙说着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杨舒蕙说她很喜欢艺术家Anish Kapoor的一句话:"你不能为其他人创作艺术,你不能为观众创作艺术。我认为,艺术家面临的挑战就是自己……如果自己满意,公众也会满意。"

显然,对这些画作,杨舒蕙很满意。

《大碗岛的马戏团》

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,共人参与

最热评论

刷新

    更多阅读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热点直击

    今日TOP10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旅游热点新闻

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热点推荐
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   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    总府街 统景镇 宗麦 长兴集乡 福兴投资区
    贾家弄 南江滨公园 石桥驿镇 洧川乡 新浦